最高法院发布婚姻家 庭纠纷典范案例(北京)

作者:龙8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21-05-23 17:59    浏览量:

婚姻家庭纠纷典范案例(北京)

目次

1.于某某诉高某某仳离后工业纠纷案

2.王某诉江某仳离案

3.张某诉郭甲、郭乙、郭丙赡养纠纷案

4.博小某诉博某供养费案

5. 陆某诉陈某仳离案

6郭某诉焦某改观供养干系案

7. 麻某某诉麻晓某供养费纠纷案

8.李某诉孙某仳离后工业纠纷案

9.刘某诉刘甲、刘乙赡养费纠纷案

10.孙某某申请执行彭某某供养费案

一、于某某诉高某某仳离后工业纠纷案

(一)根基案情

于某某与高某某于20011111日挂号成婚,婚后于20039月生育一子高某。因情感反面,两边于200992日在法院调整仳离。两边仳离时对付配合共有的位于北京市某小区59号衡宇未予以支解,而是通过协议约定该衡宇所有权在高某某付清贷款后归两边之子高某所有。20131月,于某某告状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称:59号衡宇贷款尚未还清,衡宇产权亦未改观至高某名下,即还未实际赠与给高某,今朝还处于于某某、高某某共有工业状态,故不打算再将该衡宇属于本身的部门赠给高某,主张取消之前的赠与行为,由法院依法支解59号衡宇。

高某某则认为:仳离时两边已经将衡宇协议赠与高某,正是因为于某某同意将衡宇赠与高某,我才同意仳离协议中其他加重我义务的条款,譬喻在仳离后单独送还伉俪配合债务4.5万元。我认为仳离已经对孩子造成庞大伤害,出于对未成年人的思量,不该该支持于某某的诉讼请求。

(二)裁判功效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生效裁判认为:两边在婚姻干系存续期间均知悉59号衡宇系伉俪配合工业,对付诉争衡宇的处理惩罚,于某某与高某某早已告竣约定,且该约定系两边在仳离时告竣,即两边约定将59号衡宇赠与其子是成立在两边伉俪身份干系清除的基本之上。在于某某与高某某仳离后,于某某差异意推行对诉争衡宇的处理惩罚约定,并要求支解诉争衡宇,其诉讼请求法令依据不敷,亦有违诚信。故对付某某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法院于2013424日作出(2013)东民初字第02551号民事讯断:驳回于某某的诉讼请求。宣判后,于某某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711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9734号讯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典范意义

本案中两边争议的核心是在仳离协议中约定将伉俪配合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后世,仳离后一方在赠与房产改观挂号之前是否有权予以取消。在仳离协议中两边将配合工业赠与未成年后世的约定与清除婚姻干系、后世供养、配合工业支解、配合债务清偿、仳离损害抵偿等内容互为前提、互为功效,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揽子”的办理方案。假如答允一方忏悔,那么男女两边仳离协议的“整体性”将被粉碎。在婚姻干系已经清除且不行逆的环境下假如答允当事人对付工业部门忏悔将助长先仳离再恶意占有工业之有违厚道信用的行为,也倒霉于掩护未成年后世的权益。因此,在仳离后一方欲按照《条约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之划定单方取消赠与时亦应取得两边合意,在未征得作为配合共有人的另一方同意的环境下,无权单方取消赠与。

二、王某诉江某仳离案

(一)根基案情

王某与江某系经人先容领会并挂号成婚,婚后无后世。由于两边领会时间短,彼此相识较少,成婚较为急遽,情感基本单薄。婚后由于江某酗酒,对原告有家庭暴力,常常因为糊口琐事对原告拳脚相加。2009年,江某无缘无故将原告毒打一顿并致其离家出走。后王某提起仳离诉讼,要求讯断: 1、清除两边的婚姻干系;2、江某给付精力损失费5万元;3、依法支解配合工业。该案诉讼费由江某包袱。王某提供江某书写的协议书及相关证人证明在婚姻存续期间江某对其施加家庭暴力。

(二)裁判功效

相关新闻推荐

客服 :

电话:4008-552-369

邮箱: 3857663211@qq.com

地址:山东省滕州市中央城

龙8汽车保养有限公司是国内生产空气和液体式车用采暖设备的专业厂家,已有四十余年的生产制造史。经过了四十余年发展,公司现已形成了以军品需求引导新品技术开发的产品发展方向。公司产品...

Copyright © 2020 龙8汽车保养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